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9-16 21:29:54

                                                        以爱立信为例,2019年起财报里面数字服务加管理服务收入达到了654.22亿瑞典克郎,差不多510亿人民币,占到了爱立信营收的30%。

                                                        京东方每年花费超过60亿元人民币购买显示面板的驱动芯片,主要来自韩国、台湾等地区的厂商,那么京东方能不能购买华为的显示驱动芯片技术来实现芯片自主化呢?

                                                        网络也需要通过更新软件来升级功能,同时也需要通过更换备件来维持网络的继续运行,这又是一笔收入。

                                                        弱芯片业务还包括华为的光伏逆变器,数据中心电源和华为电视等业务,这类产品更多依靠出色的系统设计能力,受芯片制程的影响并不太大,发货量也没有太大。

                                                        另外还有人工智能业务,以在人工智能领域提供视觉识别和语音识别业务的商汤科技和科大讯飞为例子,它们在2019年营收分别达到了50亿和100.79亿人民币。

                                                        随着华为在5G领域专利优势的增强,那么只要他愿意,专利费一定可以大幅增长。

                                                        甚至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在7月16日的台积电法人说明会上就表示:5月15日后没有再接受华为的新订单,现阶段也没有计划在9月14日之后向华为供货。

                                                        如果华为愿意,这个无芯片硬件业务还可以大大扩展。比如手机的零部件,很多并不需要太高的资本门槛,也有不少具有很高的净利润率的零部件,被台厂、日厂、美厂占领。

                                                        而一旦实现了半导体制造“去美化”和“国产化”的那一天,即使只是28纳米,或者更低水平的制程,也意味着华为走到了最低谷。

                                                        这意味着华为的投资将会有数倍的收益,未来中国的半导体业务注定是风口,投资收益也即将成为华为的一个收入来源。